天津新增境外输入病例1例 系菲律宾籍坐过这些航班


《纽约时报》还在这篇报道中将GoFundMe称为了“美国的安全网”,称比起传统申请贷款时要面对的那些官僚主义的繁琐手续,这个众筹平台只需要点几下鼠标就可以设立起一个求助页面,因此该平台也成为了美国人在应对疫情以及其他灾难时的“金融安全网”。

如今,绝大多数地方的入境人员、留学生都是自费隔离,这种隔离属于疫情防控的刚性要求,被隔离人员其实是没有选择权利的,而所谓的价格也缺乏正常的市场博弈。

图自“洋葱新闻”的“报道”

事情是这样的:在3月13日时,以编造“反讽类”假新闻而闻名的美国假新闻网站“洋葱新闻”,在其网站上刊登了一则“报道”,称“卫生专家担心新冠疫情将导致美国的众筹系统GoFundMe被挤爆”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10多天前,美国知名“假新闻”网站“洋葱新闻”曾编造了一则宣称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的众筹网站GoFundMe被挤爆的“假新闻”。

今日(3月27日)有多段网传视频显示,江西九江市长江一桥处,湖北黄梅县交警与江西九江警察发生争执,且有一方警务人员被推搡至地上。视频拍摄者称,事发原因是九江交警不让湖北车辆人员通行。

最后,《纽约时报》还通过采访列出了一些如何能让人们更好的筹到钱的办法。但该报也指出,平时利用GoFundMe求助的人中,只有27%的人能够实现他们的众筹目标,而在如今的疫情之下,只怕情况会更加艰难,除了僧多粥少,还因为原本的援助者可能自己也在面临困难。

在疫情期间,类似的“高昂隔离费”事件并不少见。虽然各地在隔离费的具体金额和食宿条件不尽相同,但总体来看,引发隔离者不满的原因,主要还在于一些地方对隔离费用缺乏具体的标准和严格监管。

对于两地执法人员出现冲突一事,一名工作人员称,“手续齐全就可以通过,不可能出现不放行的情况。”随后其挂断电话。